多彩貴州網:老“三線” 新傳承:青年學者用實際行動獻禮祖國70華誕

時間:2019-09-23浏覽:27設置

蘇世奇,副教授,碩士研究生。現為六盤水師範學院學術帶頭人,六盤水市高層次人才培養對象。中國音樂評論學會會員、貴州省藝術科學學會理事,六盤水市鋼琴學會常務理事。近年來先後主持地廳級以上教學、科研項目6項,榮獲地廳級以上教學、科研獎勵多項。出版專著2部,教材1部,先後在《人民音樂》《雲南藝術學院學報》等刊物發表教學、科研論文20餘篇。

2013年8月13日,貴州省三線建設博物館在六盤水開館,一位來自中原腹地的年輕小夥走進博物館,牆上懸挂的一張發黃的三線建設時期的老照片讓他駐足凝思,他就是本文的主人公蘇世奇。

蘇世奇,2009年畢業于雲南藝術學院音樂學院,取得碩士學位,在校期間就表現出較為敏銳的學術洞察力。畢業後來到這座因三線建設而生的城市,時常聽到人們談論三線建設的話題。四年後,當他看到這張三線建設時期的老照片時,照片中的音樂形象使他浮想聯翩……在随後的日子裡,工作、生活在這有着濃郁三線文化的城市裡,三線建設的曆史信息不斷出現在他的視野中,結合自己的專業,三線建設音樂研究的選題在他心中應運而生。

春去冬來,一晃三個春秋悠然間與他擦肩而過,三線建設的話題成了他關注的焦點,成了與家人、朋友、同事溝通、交流的一個重要方面。在這最近的三年,繁忙的教學工作之餘他對與三線建設密切相關的文獻、檔案資料進行了深入的整理、研究,獲取了大量可靠的信息。随着研究的深入,三線建設時期一幕幕感人的場景和一個個催人淚下的細節使他再次堅信這是一個值得用一生去守護、傳承的事業:20世紀60年代,在國家“好人好馬上三線”的感召下,幾乎一夜之間數以千萬計的建設者在昔日荒無人煙的大山深處催生了中國西部地區的現代工業。他們堅守無私奉獻、艱苦創業的理想信念,用自己的一生書寫了“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的壯麗凱歌。

    三線建設親曆者,原水礦教育集團總經理唐懷永先生曾回憶:“當年,數十萬建設大軍雲集,漫山遍野的油氈棚戶,幹打壘、先生産、後生活,文革中簡易投産。物質生活的匮乏和文化生活的缺失并存,八億人民八個樣闆戲,廣大職工在苦、累、髒、險的勞動之餘,迫切需要汲取精神營養,需要抒發戰天鬥地的豪情,需要歌唱自己這一代英雄,需要表達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于是,從領導到職工,文藝創作空前繁榮,涉及音樂、舞蹈、曲藝、戲曲等方方面面,形式多樣,短平快,群衆喜聞樂見。一支支文藝宣傳隊應運而生,活躍在工廠、礦山、鄉場、工地。文藝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正是三線建設的熱潮,帶來了文藝創作的繁榮,帶來了對藝術孜孜不倦的追求,更激發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期望。”這些藝術作品充分調動了音樂審美鼓舞人心的功能,彰顯了英雄主義精神的時代意義。

然而随着歲月的流逝,時間就像一塊橡皮擦正在把許多深刻的曆史年輪抹去:已經很少有人知道上個世紀三線建設者創造的音樂文化曾與時代産生了那麼強烈的共鳴。特别是随着三線建設親曆者離我們原來越遠,一些珍貴的曆史記憶即将湮沒在記憶的海洋,一段共和國的紅色音樂文化曆史即将斷裂。蘇世奇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他要用自己的雙腳和良知去記錄這段曆史,讓三線精神通過自己的研究讓更多人知曉,把三線精神傳承下去!

正是這樣的所思使蘇世奇堅定了三線建設音樂研究的初心。為了完整、準确的再現那段峥嵘歲月,縫合許多斷裂或即将斷裂的曆史,讓人們記住那些離我們尚不太遙遠的集體記憶,從而建立一種我們“從哪裡來”到“哪裡去”的認知心态,他以強烈的使命感、滿腔的熱情,為實現心中的願望付出了艱辛的努力。

特别是在近一年多的時間,“他像飛翔在花叢采蜜的蜜蜂,自費七萬餘元,走遍六盤水各區縣,涉及煤炭、鋼鐵、建材、電力、鐵路等領域,遍訪當年的文藝工作者,收集所有能找得到的文字、圖片、劇本、樂譜,通過走訪、查檔案、建QQ群、建微信群,和六盤水各地以及重慶、河南、山西、成都、淮南等地建立聯系,交了衆多“三線”時期的文藝朋友,收集了大量翔實的曆史資料,終使這段曆史以真實、可信、全面、豐滿的形象浮出水面。”

作為一名青年學者,蘇世奇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踐行着自己的諾言——“把學術踩在自己腳下,把文章寫在群衆心頭”。他用自己的三個春秋為烏蒙大地譜寫了一曲三線建設的動人歌謠,作為一份青年學者的禮物獻給了祖國的70華誕。

  

  

 

返回原圖
/